別人用600萬換來的收益,我只用了10萬,因為選擇了它

2019-07-01 14:53 來源:互聯網
圖片包含 樹, 戶外, 男士, 人員描述已自動生成
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我不想花一輩子的時間在“去羅馬”的路上。人這一生說短很短,說長也很長,重點在于選擇了一條什么樣的路。

毋容置疑,要選一條最短的路到達目的地,因為我不想死在“去羅馬”的路上。
 
為了供孩子上學

2009年的我除了銀行卡有十萬元的余額外,什么也沒有。沒有才華、沒有學歷、沒有背景、沒有關系、沒有人脈、更沒有超強的業務能力。

隨著夏利公司效益日趨降低,我每個月的工資也從高峰期的近萬元一路降到了1000多,十年前1000多在天津也只夠2個人糊口,無法養活四口人。

除了創業,我沒有任何選擇,按我的自身條件找不到比現在工資更高的工作。

如果沒有孩子我可以選擇節衣縮食,也可以選擇再做份兼職。但是我有兩個孩子,不僅要讓他們吃飽,而且還要供他們上學。每一個父親都知道,現在養孩子有多貴,全面放開二胎后也沒有提高生育率。

有人算過一筆賬,按照基礎標準,一個普通家庭供孩子上完大學至少需要62.7萬元左右。學前階段至少需要12萬元、小學階段至少需要20萬左右、初中階段至少需要10-17萬、高中階段需要20萬左右、大學階段需要15萬左右。

節衣縮食➕兼職的方案,連一個孩子都無法養活,更何況2個孩子。

因為孩子,我連選擇節衣縮食的資格都沒有。我只有硬著頭皮去創業,通過創業創收。雖然我沒有創業經驗,但是為了供孩子上學我必須去嘗試,這是作為父親的責任。
因為沒有資源、沒有人脈、也沒有經驗,所以我期待找一個“躺著掙錢”的生意,只要打開店門顧客就會源源不斷的來買東西。
 
“躺著掙錢”的理想

我先從最熟悉、也是需求最旺盛的餐飲行業開始,在天津開門就有生意的餐飲品牌有很多,有老字號品牌狗不理、也有全球知名品牌肯德基、麥當勞等。這些品牌不缺顧客,開門就有人來吃飯。

但是要想加盟卻很難,要么不接受加盟,要么加盟費很高,有的甚至還限定加盟商名額。就單單從加盟費看,肯德基麥當勞至少要800萬人民幣。可我只有10萬,我差790萬,而不是一點點。

接著我又了解了與火熱的房地產相關的行業,如家電、建材、裝修等。

2009年最好賣的家用電器是空調,空調最好賣的品牌是格力。家電銷售渠道主要有蘇寧類的線下賣場、京東類的網購平臺及工程類三種,其中蘇寧等渠道只授權給一級代理商,一級代理商不僅要有2000萬的流動資金,而且還要有自己的分銷渠道和下級代理商;開一個普通的京東店鋪最基本的條件是10萬保證金➕完善的運營團隊;要想拿到工程渠道授權必須要有很強的人脈關系和業務能力,因為工程業務拼的就是人脈關系和業務能力。不僅要與其他品牌競爭,還要與同一品牌的其他代理商競爭。

我沒有那么多錢,也不想掙很多錢,開個格力空調店總可以吧?無知限制了我的想象力,10萬元連個好位置的店面租金都不夠,更別談進貨等其他費用。自從有了蘇寧、國美、京東后,小店很難存活,如果沒個好位置只能“胎死腹中”。

行業規律,格力等家電代理商不是家電業務員出身,就是90年代初就從事貿易,我哪頭都不靠!

裝修行業,雖然家庭類比工程容易,但仍然需要較強的業務管理能力。工裝業務更是難上加難,比其他行業的工程業務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要與很多國企或強背景的公司競爭。

我不想放棄,仍然希望找到一個“躺著掙錢”的生意,又咨詢了很多行業和品牌,最后發現“對我而言,躺著賺錢如同做夢”。我既沒有800萬的存款,也沒有客戶資源,更沒有業務能力,我只有一個“夢”。

兜里有千八百萬,才有資格躺著掙錢,要不然只是一場夢,且最終等著夢碎。

夢碎后的機遇

雖然夢碎了,但是生活還得繼續,孩子上學不能停,尋找項目的步伐更不能停。一個偶然的推銷電話讓我第一次知道了“除甲醛”生意,被推銷電話騷擾過的人都有過秒掛的經歷,這次不但沒有秒掛,而且還產生了興趣。之所以沒有秒掛,是因為我被“小投資”這三字刺中了,在經歷了無數次“百萬”兩字的扎心后,“小投資”這三個字如同沙漠中看到了“水”一樣讓我激動人心。
我不再關心“業務好不好做?”“一年能掙多少錢?”這類問題,而是不停的詢問銷售人員“小投資到底多小?”“多少錢可以做?”。當我聽到十萬元的時候,感覺在黑暗中看見了光明,重新燃起了希望。

接著詢問銷售人員:競爭是否激烈,是否需要很強的業務能力才能拿下業務?當我聽到“競爭小”三個字時,心里的那塊石頭更接近地面了,只有攬到業務后石頭才能徹底落地。

最初想找一個“躺著掙錢”的項目,不是因為我怕受苦受累,也不是因為我不想干活,而是因為我自己沒有任何業務經驗和能力,擔心到時候沒有業務。
 
開啟創業之路

考慮到自身條件有限,就抱著試試的心態開始了“除甲醛”生意,剛開始我是公司第一個業務員,也是唯一的一個。

每天挨個單位跑,只要見到相關人員就留下宣傳材料和電話,就這樣連續不斷的跑了一個月后我接到了創業以來的第一個業務。

第一個業務來自農業銀行,那天我無意中看到一個農行在裝修,就走進去了。功夫不負有心人,進去后第一個碰到的人就是銀行行長,當我說“自己是做除甲醛業務的,他們有沒有需求”時,這位行長笑著說“我正在找除甲醛的呢,你今晚能做嗎?如果可以的話今晚就來施工”。當時很興奮,沒想到我一個沒有任何業務經驗的人,也能攬來活,而且還來自銀行。

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很想大聲的告訴所有人“我有業務了”,害怕大家當我是神經病沒敢喊。

當我把這個信息分享給朋友時,朋友一副不信的口吻問我“真的假的?我朋友想給農行供辦公用品或印刷品,跑了兩年也沒有拿下,你短短一個月就拿下了?”。我說“你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了第一單業務。農行我沒有跑一個月,第一次去就定了”。

接著我有了第二個業務---工商銀行,第三個業務---五星級·天津渤龍山莊酒店,第四個業務---天津水晶宮飯店(國際著名設計師吳湘先生的現代光亮派建筑),第五個業務是四聯4S店(別克等品牌)。
…………………………
我“除甲醛”的創業之路就這樣開啟了,它不僅讓我獲得了第一桶金,還讓我學會了如何讓企業從“0發展到1”,再從“1發展到N”。
 
發展之路

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認真”,每一個項目都親力親為,每一種藥液都要研究效果,只要有1%的概率能提升治理效果我就有興趣試驗,逐漸我喜歡上了“效果試驗”。

幾乎國內銷售的所有藥液我都試過,不論是光觸媒還是生物酶,不論是高濃度還是低濃度,不論什么性質什么品牌。

在此過程中,我認識了很多國內外的知名專家,不僅有中科院的還有日本的。在與專家合作下研究出了一種“治理工法”,并成功獲得了2項發明專利。 在技術上我從0做到了1,有了自己的發明專利和藥劑。

在業務上我不僅從0做到了1,而且從1做到了N。

截止目前,我已服務了3000多家企事業單位和5000多家家庭,其中有很多世界500強企業。主要有亞馬遜、印度塔塔、大都會人壽保險、華為、中國銀行、招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信銀行、中信地產、恒大地產、國家電網、三星人壽保險、天津公安局河東分局、天津科委、天津大學、南開大學、大運會場館(天津工業大學體育館、游泳館)、天津規劃局、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天津地方稅務、天津河西市政管理局、北京國際俱樂部飯店、天津慶王府酒店、海南三亞亞龍灣瑞吉酒店、天津燃氣大廈、嘉里地產、富力地產、保利地產、仁恒地產、天津市南一國際幼兒園等等。

已進入很多單位的采購目錄,部分單位還要求我們提供可服務的地域范圍,我們不只要負責恒大地產天津區域項目,還負責秦皇島、滄州、唐山等其他區域項目。已成為天津大學、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招商銀行、中信銀行、中國銀行、大連銀行、仁恒地產等單位的長期合作伙伴。

除此之外,我圍繞“室內空氣污染”建立了空氣檢測實驗室、空氣凈化設備和零售體驗中心等業務生態體系。

自2012年以來陸續受邀參加了天津電視臺的《聚焦房地產》、《我們都是消費者》、《第一觀察》等多檔欄目。
 
這一切的結果都是因為除甲醛行業市場競爭弱,不需要拼爹、不需要拼錢、不需要拼學歷、不需要拼智商,不需要拼人脈、更不需要拼經驗。

那需要的是什么呢?是信念,它使你足以得到一個機會,足以吸收我要分享給你的一切,足以把理論變成實踐,足以把我的成功經驗變成你的。

如果你恰如其分地做到了這點,結果就將令人難以置信。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