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創業時代 大學生創業靠譜嗎?創業潮失敗后,誰來埋單?

2016-05-24 08:26 來源:互聯網

今年,大學老師們普遍感到比往常更累。不是因為教學任務加重,而是在于不少教師都分配到了學校的實踐任務,要求帶領學生的創業團隊進行創業實踐。根據教育部在去年12月發布的《做好全國2016屆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從2016年起全國所有的高校都要設置創新創業教育課程,開設相關的必修課和選修課,納入學分管理。此政策大半個學期推行下來,不少一輩子待在學校、與市場少有接觸的教師在教學與科研之外還被迫當了幾個月的青年創業導師,落得個不倫不類。

更有意思的是這則通知的用詞。據媒體報道,該通知還規定,除了創業課程的開設,大學校園還要大力舉辦創新創業大賽、創業俱樂部、創業論壇,要拿出一定比例的獎學金用于表彰創業突出的學生和團隊。由此,不少學校下發了對于教師的相關考核指標,老師必須要帶領學生進行創業實踐。考核還挺嚴格,創業項目如不達標,教師將扣減績效和補貼等等。

 

創業潮失敗后,誰來埋單?

 

這些規章的遣詞造句不覺讓我聯想到了1958年寫在政治宣傳文字里的內容,例如“以鋼為綱,帶動一切”、“以糧為綱,全面發展”等等。那是發動群眾大煉鋼鐵的年代,由于國家的鋼產量定得過高,國營工廠里的煉鐵爐都不夠用了,于是只能發動群眾,大規模普及民間土法煉鋼。只見全國各地紛紛豎起了煉鋼的土爐子,日夜兼程、全民煉鋼。沒多久,有人發現土爐子其實產不出優質鋼鐵,只能煉出毫無價值的黑色鐵疙瘩。之后,有關部門又發表文件鼓勵士氣民心說:“對土爐子要有信心,不能泄氣。即使在一百個土爐子中,只有一個出鐵,那就很好,就算是插上了紅旗,其余九十九個都應當向它學習。”

按照這個邏輯,我的觀點就顯得非常“政治不正確”——有人會用相似的語調說,“全國這么多大學生創業項目,不可能每個都成功嘛。即使只有一個成功,那就很好,就算插上了紅旗,其余的都該向它學習。”此言倒是很具有正能量,但我們真的能用這個視角來看創業嗎?

半個多世紀的時間過去了,當年的鋼鐵早已從“趕英超美”的一項指標變成了產能過剩最嚴重的領域。于是乎,不再鼓勵煉鋼,而是鼓勵轉型,怎么轉?首先企業職工就要轉崗,其次經營業務還要升級。和過去一樣,指望靠國家幾百億經費補貼的“僵尸企業”自動完成轉型轉崗,太不現實;而民企目前處境不佳,自顧不暇,無力他顧。轉型轉崗的重擔就這樣被寄望到了還沒有走向企業和就業崗位的大學生。然而,一個無奈的事實是,所有關于大學生掀起火熱創業潮的新聞報道都不約而同提到這一現象背后的大環境:“就業壓力不斷增加,大學生創業者數量因此隨之增加。”這釋放出了一個無奈而可悲的信號:大學生創業的“土法煉鋼”,實在是一種被逼無奈的辦法。

眾所周知,中國大學畢業生人數每年都在上漲。據教育部的統計,2016年大學預計畢業人數在770萬人以上。加上往屆沒有找到工作的和社會失業人員,全國今年大約會有一千萬人在就業市場爭奪飯碗。這個哄亂的市場不僅無法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反而還在進一步萎縮。近期的一份報告警告,隨著產業轉型和經濟寒冬的到來,會有超過七百萬個工作崗位消失。一邊是七百萬的大學生進入職場,另一邊是大致相同數量的就業崗位消失,就業形勢的嚴峻不言自明。要想最大限度地消化這些可能無法充分就業的勞動力,一個重要的辦法就是讓畢業生自己創造就業崗位,減輕社會的就業壓力。

關鍵的問題來了,那就是要實現減輕就業壓力的這個目的必須要保證創業成功率很高。但“土法煉鋼式”的大學生創業靠譜嗎?

現實的情況是,大學生創業成功者僅占少數,有意愿和能力參與創業的人數,也僅占大學生總人數的小部分。創業教父俞敏洪曾經吐槽說,中國大學生創業項目95%沒有創新,他沒直接說的是,即使在這5%具有創新的項目中,真正有投資價值的項目少得可憐。即使在少數靠譜的項目中,又有哪些成功事例呢?打開新聞網頁,媒體報道中的大學生創業的成功新聞無非是:某名牌大學生創業賣牛肉米線、某海歸大學生回國開火鍋店、某美女大學生利用社交網絡代購化妝品等等。媒體為公眾塑造的大學生創業案例,多為雞鳴狗盜的項目,甚至連項目二字也談不上。不就是出來自己單干、做個體工商戶嗎?如果這也算創業,請問還有什么不是創業呢。

 

河北大學生創業團隊,利用大數據賣家鄉特產

 

河北大學生創業團隊,利用大數據賣家鄉特產

今天,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使用這種裝飾性的語言,并以此自我陶醉,例如把“做點小生意”故意說成更高大上的“創業”。但事實上,這種偷換概念的做法,恰恰反映出了當下創業者日漸失衡的心態。大學生創業的初衷為何?這當中頗為微妙。

根據國內某研究機構發布的《大學生就業情況報告》,目前本科院校畢業生畢業半年后的月收入平均為3773元,并且近三年內沒有明顯的上升。而將要畢業的大學生對于第一份工作的薪酬期待卻平均高達5510元。無疑,這當中存在比較大的落差。有不少在大學階段著手創業的學生其實是對于未來工作的預期收入不滿意,而自己又在財富上求成心切,渴望迅速致富,于是有許多人抱著這樣的目的開始了在校期間所謂的創業。

記得某知名學府的教授曾告誡座下學生:當你四十歲時,沒有四千萬身家不要來見我。最近有人把這段話又翻出來批評了一番,可是我倒是覺得它比較真實地反映了現在高校師生對于金錢和財富的態度。那就是絕對的實用主義,絕對的效率至上。從實用主義,或者說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理解發動大學生創業的初衷,就十分明顯了——廣撒網才能多網魚,創業的基數大了,即使創業成功率很低,但最后成功的絕對數量也會因基數的龐大而顯得為數眾多。換言之,當一個社會鼓勵全體學生投身到能賺四千萬的事業時,最后真能賺到四千萬的人會相應比較多,這不是因為教育的成功,而僅僅是因為干這件事情的人基數較大。創業的成功率并沒有因此而改變,而這卻很不公平地自動屏蔽了大部分的創業失敗者。

說說失敗:有關創業公司死得快的說法已經非常多,我沒必要再多說。比如流行的創業公司半數活不過五年,以及大學生創業失敗率95%等等數據,已經在不斷提醒我們創業的高風險。Funders and Founders網站發布的調查顯示,創業者第一次創業成功率只有12%,第二次創業成功率為20%。看來創業誠如雷軍所言,是九死一生的勾當。而對于涉世未深的大學生來說,他們面對高風險、承受高風險和高壓力的能力又如何呢?我至今并沒有看到一個可靠而準確的答案。

 

一家大學生創業店內

 

一家大學生創業店內

大學生的創業大潮和嚴峻的現實使我想到硅谷的創業教父保羅·格雷厄姆在大約十年前對創業者做過的一次演講,他在演講里鼓勵聽眾說:“你們當中有一半的人能獲得成功,會變得非常富有,只要你能熬過初創公司最艱難的時期……”隨后,他談到了自己的YC孵化器所參與的幾個創業項目,并在演講快結束的時候告誡創業的年輕人:不要一邊在學校念研究生一邊進行創業,待在大學念書只會大大降低你創業成功的幾率。念書的唯一作用是讓創業者分心,給他們造成一種“我一直都在做事情”的錯覺,因而并不會把全部身心放進創業項目中,這必然會帶來失敗的危險。相反,大部分創業成功者,幾乎是全身心投入創業項目,把自己逼退到與項目共存亡的地步,然后,堅持、堅持再堅持,運氣好的話,最后會獲得成功。正所謂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轉述格雷厄姆這段話絕對不是打雞血,而只是敘述了一個簡單事實。

那個事實就是:大學與創業兩者根本而言是矛盾的。學術研究的基本節奏是講求緩慢、漸進、準確、嚴謹;而創業的本質是短期的資本集群效應,要求迅速、密集、靈活。這里存在一道涇渭分明的時間線,前者是悠長緩慢的,后者則是絕對的效率至上、講求速度。我實在不理解今天我們把本質上不同的高校與創業二者結合到一起并大規模推廣,意義何在。

關于中國大學生在創業基本素質和條件上的硬傷,我在以前寫過的一篇文章中已經談過(詳見《大多數大學生沒有達到創業門檻》一文)。客觀而言,中國跟美國、以色列等創業大國相比,無論在營商環境還是創業者自身素質方面都存在很大差距。即使在亞洲,日、韓、新加坡等國的國家創新指數也排名在中國以前。所有這些國家卻都沒有依靠行政手段推出如此大規模的全民創業行動和大學生創業計劃。而我們在經濟轉型的壓力之下,貿然進行“倒逼創業”的運動,無疑是把這個國家年輕人置于了一個尷尬而不安的境地。

我在某大學新修的“創客空間”里寫下了這篇文字。這里其實是一家還帶著裝修味道的咖啡館,但除了名字,我實在不清楚它與真正的創業有多少關系。另一個問題我也無從知曉答案:那就是如果這場創業潮最后失敗,這個社會將為此付出什么作為學費?

 

創業潮失敗后,誰來埋單?

 

延伸 · 閱讀